精神卫生工作规划发布 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肇事将追责

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马桶盖,竟然掀起了如此大的波澜。“去日本买只马桶盖”似乎一夜间风行网络。有人说,此文戳中了中国人的痛点,去日本买马桶盖,证明了日本制造业的水平;也有人提出质疑,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马桶盖,并不能代表什么。孰是孰非?各方究竟又能从一个马桶盖里辩出什么道理?

对于邻国日本生产的商品,中国人在爱恨之间已经纠结若干年了。但近日,再次戳中这一痛点的,却是经济学家吴晓波1月25日发在“吴晓波频道”的一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在这篇“奇文”中,吴晓波通过在日本的所见所闻——中国游客排队抢购日本的电饭锅、陶瓷菜刀、保温杯、电动牙刷,甚至马桶盖——证明日本制造业技术水平远超中国,“顺势”表达了对中国制造业的忧思。

中国GDP总量超越日本已经好些年了,中日关系又正微妙着。在这种节骨眼上,一位知名经济学家用切身经历点出中日制造业实力上的差距,对国人来说这分“酸爽”当然“不能忍”。于是该网文阅读量在当天就突破一百万,几周后,起于网络的中日马桶盖之争终于引起了中央媒体的关注,央视、《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相继报道此事。

比嘴炮更有说服力的,永远是现实数据,根据人民网的调查数据,2014年中国赴日旅游总人数达到创纪录的220万人,同比增加了约82%,消费金额比2013年增加一倍。而正如吴晓波在其文章中所指出的一样,赴日消费的中国人大多是中产阶级,“是理性消费的中坚,他们很难被忽悠,也不容易被广告打动。”当中国的网络愤青用键盘实践口头上的“反日主义”时,中国的中产阶级们却在用钱包里的血汗钱实践“国际主义”。两者之中究竟谁更“无脑”?其中是非,恐怕不需洋洋万字,明者自明。

的确,“哪国的商品优秀就购买哪国的”,这是亚当·斯密早在几百年前就为世人所阐明的经济学原理。21世纪的人类走过了依靠民族主义划分一切界限的旧时代,在全球化的今天,想用“屁股决定脑袋”的思维去约束消费者选购优质商品,这种观点既不理性、更不可能——更毋庸说,很多消费者的屁股,如今已经坐在了日本的马桶盖上。

2015年初,吴晓波引起的这场风波,给人们带来的最大的启示是,有些观念或许真的该被冲进马桶了。

公交车差不多就是一个微型社会,发生在公交车上的事情,有时候确实能折射出整个儿社会的规则意识、文明程度等。此前,厦门有人从公交车窗处往外小便,引得公众嘘声一片。如今,公交成了公厕,着实让人感叹。

不过人有三急,女乘客向司机表明了自己闹肚子,却没有得到积极回应。司机坚守公司规定没有错,但遇到急情、险情的时候,也得有个权宜的考量和选择。考虑到乘客安全第一,不给予开门,不让下车,固然是必要的。可乘客闹肚子的实情,也不能让其“自己忍着”,毕竟真的拉肚子是憋不住的。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已登记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430万人,其中73.2%的患者接受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的随访管理及康复指导服务。但是,目前我国精神卫生服务资源十分短缺且分布不均,全国共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1650家,精神科床位22.8万张,精神科医师2万多名,主要分布在省级和地市级,精神障碍社区康复体系尚未建立。

规划要求,到2020年,70%的乡镇(街道)建立由综治、卫生计生、公安、民政、司法行政、残联、老龄等单位参与的精神卫生综合管理小组。服务人口多且地市级机构覆盖不到的县(市、区)可根据需要建设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其他县(市、区)至少在一所符合条件的综合性医院设立精神科。全国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数量增加到4万名。

规划还要求,掌握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数量,登记在册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管理率达到80%以上,精神分裂症治疗率达到80%以上,符合条件的贫困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全部纳入医疗救助,患者肇事肇祸案(事)件特别是命案显著减少,有肇事肇祸行为的患者依法及时得到强制医疗或住院治疗。

基于公众对抑郁症等常见精神障碍的认识和主动就医意识有待提高,规划要求,每个省(区、市)至少开通1条心理援助热线电话,100%的省(区、市)、70%的市(地、州、盟)建立心理危机干预队伍。高等院校普遍设立心理咨询与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室)并配备专职教师,中小学设立心理辅导室并配备专职或兼职教师,在校学生心理健康核心知识知晓率达到80%。

规划要求,加强患者登记报告并做好患者服务管理,落实救治救助政策,完善康复服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发现辖区内的确诊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要及时登记,并录入国家严重精神障碍信息管理系统。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要研究建立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收治管理机制,畅通有肇事肇祸行为或危险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收治渠道,设立应急医疗处置“绿色通道”。

规划指出,要逐步完善精神卫生信息系统。各地应当逐级建立卫生计生、综治、公安、民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司法行政、残联等单位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信息共享机制,重视并加强患者信息及隐私保护工作。要依法建立精神卫生监测网络,基本掌握精神障碍患者情况和精神卫生工作信息,有条件的地区每5年开展一次本地区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

规划强调,宣传部门要充分发挥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作用,广泛宣传“精神疾病可防可治,心理问题及早求助,关心不歧视,身心同健康”等精神卫生核心知识,以及患者战胜疾病、回归社会的典型事例。要规范对有关肇事肇祸案(事)件的报道,未经鉴定避免使用“精神病人”称谓进行报道,减少负面影响。

规划要求落实部门责任。各级综治组织要加强调查研究、组织协调和督导检查,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救治救助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平安建设)考评,加大检查考核力度,对因工作不重视、监督不到位、救治不及时,导致发生已登记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肇事肇祸重大案(事)件的,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和部门的责任。

各级政府要将精神卫生工作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根据精神卫生工作需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保障精神卫生工作所需经费,并加强对任务完成情况和财政资金使用绩效的考核,提高资金使用效益。要建立多元化资金筹措机制,积极开拓精神卫生公益性事业投融资渠道,鼓励社会资本投入精神卫生服务和社区康复等领域。

关于作者: admin

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由作者授权站点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 人参与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