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猴年看“猴戏”

过了这个元旦,猴年也伴随着春节假期一步步向我们走来。想必有不少的玩家打算趁这个假期玩游戏,也相信有一部分玩家不知道玩什么好。这里就为各位灵长类玩家介绍三款应景的猿猴主题的动作游戏,要是玩得溜了,新的一年想必“猴塞雷”。

这是1999年发售在PS上的游戏,现在可以通过PS Store下载。因为误用了博士的发明而获得了智慧的猴子,打算利用时间机器来改变历史,而主人公的使命就是前往不同的时代捕捉猴子。游戏的双摇杆操作十分独特,左摇杆移动,右摇杆使用武器和捕猴网。与其滑稽可笑的内容相比,游戏的难度还是挺高的,如果玩家未能熟练这种独特操作难度还要再高上一些。不过若是克服了这一难题,四处捕捉猴子的本作还是相当爽快的。推荐给喜欢3D动作游戏或奇葩动作游戏的玩家。

这同样是一款模拟器游戏,原作是1995年的SFC游戏,如今通过任天堂e商店可以下载。系列主角大金刚被掳走,迪克西和迪迪刚这两只小猩猩就一起上阵去救它出来。主人公是两人(?)一组,每只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动作,再加上游戏中有许多需要配合的机关,玩家需要随时在两者之间切换,大大增强了动作性。从海洋到火山,游戏中有各式各样的关卡,而“DK硬币”分布其中供玩家收集,提高了耐玩性。喜欢2D动作游戏的玩家,不妨尝试一下这一款。

这是一款免费配信的Flash游戏。玩家扮演的猩猩被抓到城市里之后开始发飙。游戏的操作十分简单,只要方向键和空格键,就能操纵无脑的大猩猩大肆破坏,看到车就砸坏它,看到人就吃掉他,配合强劲的重摇滚音乐,是一款十分适合发泄压力的游戏。游戏中的猩猩近乎无敌,连坦克都可以干翻,玩家几乎不用担心Game Over的事。好奇尚异的玩家,或者是压力山大的玩家都来试试吧,反正免费对不对。

2月10日—12日,位于亚运村的北京剧院将上演三场著名的日本日光猿军团猴戏表演。日光猿军团位于日本栃木县日光市,是日本雪猴集体表演团体。日光猿军团有猿猴学校、趣味表演、十二支、忍者等多个保留节目。与一般的耍猴不同,其特色在于不是人与猴一对一表演,而是一人对多只猴表演。

日本的猴戏源自中国。由于日文中“猿”的读音与表示驱离之意的念法一样,有吉祥的意味,因此发展成过年时常见的表演。在节日期间与亲朋好友观看猴子表演有极好的寓意和祝福。

日光猿军团的猴子是日本特有的雪猴。每到冬天来临,雪猴的身上就经常会披满白雪,很多游客到日本旅游专门去看雪猴泡温泉。日光猿军团的雪猴虽然不在野外生活,但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它们一周要泡三次热水澡。

为了让中国观众看到日光猿军团的精彩演出,军团与华艺星空合作,进行本土化制作,进行中国巡演。中国巡演的剧目由日本驯化师和中国的节目编导共同打磨,在成熟的节目基础上重新编排,加入中国文化元素。日光猿军团的雪猴在来中国之前,就已经在日本接受了系统的训练。跳远、滚球、踩高跷、音乐舞蹈等,绝活非常多。

北京卫视《传承者》节目邀请日光猿军团参加节目录制。导师陈道明、侯佩岑、范明和现场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这些萌猴所折服。

这次中国巡演的节目包括场景、道具全部重新制作。剧情设置也全部中国化。

中国巡演的主题就是大圣课堂。小猴子一个个端坐在课桌后面,十足听话的小学生。它们不但会表演各种绝活儿,还会像小学生一样上课学习,还能抢救伤员。雪猴宝宝将为小朋友表演:猴子点名、数学课、体育运动课、才艺大比拼、欢乐音乐派对等一系列节目。它们经过驯兽师精心的培训,不仅会握手,还会敬礼,甚至还会“算数”,当医生“救死扶伤”。体育课上,雪猴宝宝将比拼仰卧起坐、单杠。在表演“欢乐音乐派对”上,雪猴宝宝伴着《江南style》的节拍和驯兽师们一起嗨翻全场。

【摘 要】本文从万氏《大闹天宫》着手,从动画电影中分析动画中的孙悟空形象,延伸到戏曲中的孙悟空形象,其中包括戏曲脸谱、角色特点、形象分析及其演变过程。

“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手举金箍棒一根,足踏云鞋皆相称。一双怪眼似明星,两耳过肩查又硬。挺挺身才变化多,声音响亮如钟磬。尖嘴咨牙弼马温,心高要做齐天圣。”这便是文章的主人公——孙悟空。

齐天大圣——孙悟空,出自小说《西游记》中,作为中国著名古典神话角色之一,其艺术形象几乎已深刻在每一位中国人的脑海中,而因这部小说被译为各种语言流行于世界。《西游记》是由明人吴承恩根据前人一千多年所积累的素材创作的,深刻地描绘了社会现实,是中国第一部浪漫主义长篇神魔小说,也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开创之作。孙悟空作为《西游记》中最主要的人物之一,代表着古代中国人的善良、正义和不阿,是学者们一直以来的研究对象之一。

关于孙悟空更是有多种不同的形象,而现今我们要从万氏的《大闹天宫》中去探索孙悟空。

在上海市万航渡路618号,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美术电影制片基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1957年4月正式建厂,在这里诞生了无数优秀的国产动画片。

《大闹天宫》是1961年至1964年制作的一部彩色动画长片,1960年初,《大闹天宫》开始绘制,这部由万籁鸣、唐澄导演集结了当时的顶尖团队打造的动画片,上集在问世后好评如潮,并先后在国内外获得奖项,更是影响了几代人。在这部影片中,丰富的人物形象、迥异的性格特征,场景设计精美,受到了大众的好评。尤其是孙悟空这一经典形象,一经问世,就深入人心。在人物造型、动作设计、音乐与对白以及意境营造等方面成功借鉴了戏曲程式表演和虚实相生的特征,将电影与戏曲两种艺术表现形式完美结合在一起,为我们提供了一条动画电影借鉴戏曲元素的可行之路。

作为大闹天宫的首席动画设计,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前厂长,严定宪老先生在谈到孙悟空的形象创作时说道,在创作过程中,受到了京剧的“点拨”,吸收学习京剧中塑造的孙悟空的形象,给动画片的设计动作做参考,再发挥一定的想象。否则单纯想象创作出来的猴子,形象一定是干巴巴不饱满的。在最初,张光宇先生设计了几个孙悟空的造型,有些设计中添加许多的野鸡毛、也有竹子编的盔甲,比较复杂。由于动画掌握要简练明确、形象鲜明、动作设计起来方便。故导演万籁鸣觉得不太满意,因为其装饰性太强,不太适合用动画来表现,经过反复的修改后,才有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这个穿着鹅黄色上衣,腰束豹皮短裙,下穿大红裤子,足下蹬一双黑靴,手持红黄色金箍棒的齐天大圣。

在影片的表现中,运用动画的东西和戏曲舞台表演上的东西,二者结合起来,而这一点对于塑造孙悟空的形象也是很重要的。在动画表现中,猴子戏与舞台上的表现不同,请了南猴王郑法祥作为顾问后,动画中的孙悟空加入了耸肩、端手、抓痒等动作,更加生动。在影片的情节上,不是一味复制原著,也要靠动画人员去发挥想象,例如四大天王斗孙悟空这场戏,要让孙悟空设法破掉四件法宝。“风调雨顺”,即宝剑、琵琶、伞、蛇,于是就有了孙悟空拔汗毛变出的无数盾牌迎战飞来宝剑;众猴子们被琵琶声音震的东倒西歪,以增加故事的情节性和人物形象的生动性,这样就与舞台脱开了,是动画,不单单只是戏曲舞台上猴戏的固定程式了。《大闹天宫》这部作品拥有着杰出的美术设计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深深的影响着我国的动画行业。

既然谈到动画中孙悟空的形象也是受戏曲中的造型影响,那就不得不提起戏曲中的孙悟空形象,而说起孙悟空形象,则需简要论述其形象的演变过程。

最早的猴行者,南宋时期《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出现的“白衣秀才猴行者”应是吴承恩创造孙悟空的雏型。这位猴行者不仅是“妖”、“精”,而且是一位学问渊博、文质彬彬的秀才,诚心保护唐僧西天取经。这个号称“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的白衣秀才的“神”与“形”,名与实常发生矛盾,但是《诗话》中的猴行者已经初步具备了吴承恩《西游记》的雏型。胡适先生却认为孙悟空的原形是印度神猴哈奴曼。季羡林先生在《印度文学在中国》和《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两文中亦对胡适先生的看法表示赞同。

除上述的“印度传入说”之外,普遍认为是本土化的孙悟空,到了金元时期,出了有话本《西游记平话》、金院本《唐三藏》、吴昌龄《唐三藏西天取经》、杨景贤《西游记》杂剧等,都为之后吴承恩《西游记》的创作与成书奠定了一定的素材基础。

在新野出土的大量汉画砖,除了杂技、游戏之外,猴子、狗和人在一起狩猎、嬉戏的精彩画面屡见不鲜。到了南北朝时期,猴戏已在新野盛行。明清时期,新野民间玩猴就已经较为流行。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经历了一个由“猿”到“人”的发展过程。所谓“猿”,是指具有神话色彩和妖性特点的“猿猴”形象。所谓“人”,是指具有人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征的神话艺术形象[1]。吴承恩在对孙悟空形象的再创作中保留了这变化中的特点。在吴承恩之后,有明代无名氏作《续西游记》;明末董说著有《西游补》,共十六回。孙悟空的这一经典形象是建立在丰厚的中国文化底蕴基础之上的。孙悟空形象吸收了众多原型的各种特点,勇敢,正义,足智多谋,善于变化,同时也吸收了原形中凶恶,不服管教,自由随性等特点。这些特点在保护唐三藏取经的故事中得到发展和消解,融入成为一个“孙悟空”。

在我国古典京剧脸谱中的孙悟空形象式属于净角中的武花脸:特征为白色的脸,脸颊从眼睛到嘴巴拼成心型,额头与双颊皆绘有纹饰,造型复杂。在动画电影《大闹天宫》中对这种程式化的京剧脸谱进行了借鉴与改造:以白色的脸为基底,脸颊则从眼睛到嘴巴拼成一个红色的心型,有着浅绿色的宽叶眉毛,既简洁流畅又古雅神奇。这一形象的改造既保留了传统戏曲“离形神似”的韵味,又突破了基于民族文化的程式化理解,契合了动画形象简洁飘逸的特点,使孙悟空这一崭新形象具有了当下性,为现代的世界人民所接受与喜爱。

此外,戏曲的服饰设计以及用色原则对中国动画也有着很重要的美学启示。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中国传统戏曲的人物服饰较为繁复,层层叠叠,并不适合动画极简主义之表现的原则,因此,在动画的创作中,这一点需要改造,主要是化繁为简,使服饰表现更为直观简洁。

在孙悟空的动作设计方面,《大闹天宫》在动作设计就很好地注意到了戏曲与动画动作设计的基本规律,既保持了戏曲动作的机巧、灵活的美感,又充分地展示了影视动画的直观性与写实性,糅合了两种艺术形式的优长。例如孙悟空在跑步、跳跃的时候,他的两腿在空中几乎成了一字形,既是戏曲舞蹈动作,又突出了动画动作的极度夸张;另外,在这部影片中兵器、人物在打斗时的弯曲和变形等,在戏曲中都用固定程式表现,而在动画片中,都采用了略带夸张的现实性表现。

猴戏,即悟空戏、大圣戏(郑派),是属于武戏中的一个重要分支,猴戏多由武生主演,有时亦有武丑担当。猴戏的久演不衰受到人们亲睐,与其表演中的精妙武打技巧、惊心动魄的动作程式不无关系。在我国的很多剧种中,都有猴戏,如京剧、昆曲、徽剧等一些剧种,而在各剧种中,猴戏的表演风格迥异。猴戏(悟空戏)有多个流派,每个流派都有自己的表演特点,在其中比较突出的是京派(北派)和海派(南派)。在京派中的名家有,来自「三庆班」的称为「杨猴子」的杨月楼、因演出《安天会》从而受到慈禧太后赏识的著名武生张洪林、张洪林弟子杨小楼,并且其有着「小杨猴子」的美称、之后亦有李万春等人。京派猴戏中,注重似而不似、神形兼备这一境界的把握,李万春更是善于吸收进去,着重刻画猴子的内心特征。

海派猴戏与京派相比而言,有自己的独到的地方,独特之处体现在装扮和动作上,注重武打动作和技巧的表现,甚至有时多追求惊险刺激的效果。在扮相上,头戴“航空帽”一样的带毛头套[2]。脸谱是戏曲化妆的特殊手段,用以表现性格、形象、海派的脸谱与京派不同,是模仿真猴子样貌类似的勾画方法。海派中猴戏的代表人物是郑法祥,他创造了郑派悟空戏,将悟空戏称为大圣戏,并有著名的《水帘洞》、《闹天宫》等剧,在表演中加入许多个人绝技。

猴戏脸谱,是一个较宽泛的形象,在其形象中,用以比较夸张化的手法绘制,又加以人格化,为与真实世界中的猴子形象有所区分。比如在《大闹天宫》中,孙悟空的脸谱是一种简单的猴子的头部形象。猴子的脸谱样式比较多,勾勒方法也不一样。如杨小楼用“一口钟”、李少春用“倒葫芦”、李万春用“倒栽桃”等。其面部的图案有如一口倒扣着的红色古钟;有在面部形成一对葫芦的;又有的像一颗倒栽的桃子。南派猴戏的脸谱,一般不勾画嘴部,红色也只是到鼻子的下方,将嘴部留出,把嘴巴画的较大,像真猴子一样的形状。

推荐阅读:湖南碎尸案

关于作者: admin

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由作者授权站点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 人参与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