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正悄悄启动音色 评《黄昏色的咏使》

沉淀的世界里,不见一丝光线及阴影的矛盾。无边无际地透明中,有着冷淡黑暗的静寂世界。不论如何张望,举目净是不见尽头、扭曲的闭锁空间。

在这里,有如漂浮在海面的波浪,库露耶露就只是孤伶伶地委身其中。

梦……这是在自己的梦境当中,明知如此,意识却漠然地逐渐淡薄。

那句话宛如将小石子投入水画,波纹在无比寂静的世界里逐渐蔓延开来。

伴随着巨响的风鸣及烟尘朝一旁扩散,在寂静的山林中,陆续响起树木被击倒的悲鸣。

从体外按住因为紧张而疼痛不已的肺部,奈特藏身在最靠近身边的树荫下。这个位置处于渗透者背后,在被发现前,应该还能争取若干时问才是。

不愧与在图书管理大楼见到的灰色小型精命体型酷似,它的体力和臂力也非比寻常。手臂一挥就将周围的树木一并击倒,缓缓朝这里逼近过来。对方唯一的弱点是行动迟缓,不过在对峙时,这一点反而令人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自己使用一般触媒能够名咏出的对象,是黑蛇和蝙蝠这类小型生物,或是黑烟等非生物,或许也能召唤出黑马。

不过,这些名咏根本无法与之匹敌。要对抗第二音阶名咏的小型精命,最少也得要有数只第三音阶名咏的名咏生物,或是第二音阶名咏的小型精命。

根据米修达尔的说法,里面封印的是终极触媒。虽然他说可用来进行所有的名咏,但还是无法进行夜色真精的名咏。那么,果然在夜色名咏中,能够用来召唤真精的特有触媒就只有夜色之焰一种。

伴随着轰然作响的风压,奈特反射性地缩起身子。身边一公尺外的细瘦树木已被渗透者扫开。

虽然当时没能详细询问,不过那两只应该也是夜色名咏的名咏生物。它们应该是以对抗渗透者才是。只要使用和当时在图书管理大楼当中同样的(赞来歌),应该就能召唤它们。

手上握着黑曜石的碎片,就触媒来说属于中阶,不过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了。

放弃累积起来的注意力,中止名咏。在被渗透者压扁前,奈特侧身跳开。

有如地裂般的震动撼动山林。瞄了一眼渗透者着地时造成的巨大坑洞,奈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对于位置的锁定也很精确,那只渗透者大概具备察觉(赞来歌)雷达那样的机能。就算隐藏得再巧妙,但在(赞来歌)咏唱结束前就会被发觉。

从他转学进来开始,不管是在实验室里失败的时候、暑假独自一人反复练习名咏的时候,我都一直在身边看着他。跟别的学生、老师、还有其它人比起来,我始终在最近的地方看着他。

奈特仰躺着撞上地面——此时他才察觉到这项事实。背后窜过猛烈的冲击,一瞬间停止呼吸。甚至无法做出防御动作,直接撞上地面。

只会名咏式的自己在(赞来歌)也被封锁的情况下,还剩什么?对自己无可言喻的嘲笑从内心深处涌出后枯竭。

奈特很清楚能够解决眼前难关的就只有名咏式,所以一再进行挑战。一边逃开对方一边进行咏唱;或是躲到对方的死角再进行咏唱:有时,则对着对方咏唱(赞来歌)。

不过,这些行动全部徒劳无功。不管吟唱得再快、不管声音再细微,渗透者对(赞来歌)都以绝对的敏感度产生反应。

依然仰躺在地,奈特自言自语般地低语。蜜欧她们应该已经逃到相当远的地方去了。总之,库露耶露或许已经到了安全的场所也说不定。就剩下自己一个人。

渗透者缓缓接近。已经连逃跑的力气都不剩了,就算有,一再被打倒在地的疼痛也令身体动弹不得。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回到她身边。我已经决定了,在这之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放弃。

往右看只见绵延伸展的泥土、茂密的杂草、以及密集的树林。往左看也一样。所以最后——奈特就只是笔直地望向天空。

遗忘了时间的流逝、甚至遗忘了目前的状况,奈特仰望遥远的天空。

在无比深邃的夜幕上,散布著名为星星的光亮结晶,散发无比清新的光辉,有如色泽各不相同的光滴。不论收集了这个世上的任何宝石都无法与之匹敌,即便是位高权重的人或是名咏士,都无法将在遥远天际展开的夜空纳入手中。

若能名咏出如此美丽的夜空,会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包含所有颜色的虹色唯一未拥有的颜色,绝对不会是黑色。

天空将这个世界温柔地包覆起来,而这正是原原本本用来形容它的清透颜色。

如果是现在,自己能够了解那句话的含意。清透的颜色——就这点来说,夜色名咏和空白名咏是极为接近的名咏色。

推荐阅读:温州夜场招聘

关于作者: admin

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由作者授权站点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 人参与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